关灯
护眼
字体:

幕后指使人露面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放心吧,别担心这边的事了,这里倒是顺利,只是百里颢那边不知道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凤阑夜担心的想着,果然如她预料的那样,南宫睿折腾了一天的时间,最后进宫请昊云帝赐婚,昊云帝大惊,先前不是说那个是假的吗?后来听了来龙去脉才知道原来现在的周枫是真的,此事华妃也知道了,倒是赞同的,最后昊云帝下旨赐婚,内阁大学士周大人的女儿周枫指婚给五皇子瑞王。

    此事一传,整个安绛城热闹起来,周府一下子门庭若市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进展的却不顺利,这一日晚上,玉流辰送了信进齐王府。

    那暗处又送来一个纸条,竟然是让晋王按兵不动,或者是收手。

    南宫烨和凤阑夜得到消息,立刻派人接了南宫睿和南宫昀过来,就此事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这暗处的人为何会如此说,听玉流辰交待说,那暗处的人说一切太顺利了,为什么凡事如此顺利,恐生变故,因此让晋王收手,并指示南山子给晋王治好这潮湿之病,回东海去,等到了时机再说。

    众人没想到等来的结果竟然是这个,这说明那暗处的人敏锐度相当的高,而且一定有多年官场生涯的经验,光凭着一些判断便知道,事情恐生变,太顺有时候反而是大忌,所以才会提出让晋王收手,只是晋王同意吗?

    玉流辰说晋王气愤极了,一直询问百里颢该如何做才好?百里颢说容他想想,想一个周全之策,暗中命了他来禀报。

    凤阑夜听了玉流辰的话,唇角不由自主的勾出笑意,这就是南宫卓成不了大器的地方,他虽然有阴狠的劲,却没有那种全盘而动的谋略,只顾着自已的小节,完全看不到诡谲之事,如若他像暗处的那人精明,这天运皇朝又何愁谋不到手,单说百里颢的事,百里颢变成南山子,原来的百里颢不见了,禀报他说走了,他竟然也能相信,现在既然那暗处的人发出了这样的警令,他若听从,原也是好的,可是他一心只想谋他的皇位,把别的统统都不顾了,而这正是她们的得手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既然晋王还想得皇位,那就好办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说完,厅堂内的人都望着她,不知道她又有什么样的谋略,这时候,大家都觉得眼前的女人也是一个足智多谋,胸有谋略的睿智老者,足以对抗那暗处的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让百里颢建议晋王自已给自已下毒。”

    “下毒?”

    凤阑夜话音一落,厅堂内的人便有些了然,原都不是呆人,只要稍加提点,自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二皇兄若是中毒了,那暗处的人必然心惊,说不定因此而露出庐山真面貌了。

    “好计谋。”

    南宫睿赞叹,南宫烨则是满脸的自豪和骄傲,伸手揽着凤阑夜的腰,他的女人自然是不一般的,只要他们自乱了阵脚,他们就有利了。

    玉流辰一得到凤阑夜的指示,便退了出去,南宫烨望向五皇兄南宫睿:“你立刻把今晚的消息送进宫去,看看父皇如何说?”

    “好,”南宫睿站起身来,南宫昀也起身:“五皇兄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急急的奔了出去,一路出王府,前往皇宫而去。

    皇家别院,晋王南宫卓歪靠在椅榻上,周身的无力,没想到事情经行到这里,竟然喊停,而那狗屁不通的理由,竟然是凡事太顺了,恐防在诈,所以让他回东海,当初回来也是他让回来的,现在竟然又让他回去,他一个皇子龙孙竟然听从他的摆布了,这个老东西,你等着,我是不会回去的,我一定要拿回皇位,否则你们一家都别想有安生日子,我做鬼也会拖着你们的,当初你之所以心好的想帮我,不就是想当异姓王吗?现在不想当了,蠢东西,现在只有爷喊停的资格。

    一瞬那,南宫卓的脸狰狞得好似魔鬼一般,与人前的温文尔雅,半分不同。

    百里颢被暮清请了过来,端坐在南宫卓的对面,南宫卓的脸色已略微好了一些,不过仍是布着寒凌冷薄,对上百里颢,沉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先生认为我该收手吗?”

    百里颢为怕露出破绽,所以一向少话,此时见他追问,又有了玉流辰带来的话,心中便有了些底,淡淡的开口:“这要看你如何看,王爷若愿意收手便收手,即是别人做得了主的。”

    南宫卓一听百里颢的话,立刻用力的一捶手边的桌子,沉声开口:“对,本王才是说了算的,他凭什么指手划脚的,不就是出出主意吗?可恶的混帐东西。”

    南宫卓骂完,望向百里颢:“先生认为此事当如何做?”

    百里颢慢慢的开口:“他想退怎么行,不如使个计谋,让他站出来,与王爷同进共退。”

    南宫卓的眉蹙起来,眼瞳中是若有所思,倒唬得百里颢不敢再多说什么,生怕惹起他的怀疑,没想到南宫卓倒没怀疑,只沉着的问:“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王爷若是被人下毒了?他还能稳坐不动吗?”

    “被人下毒?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南宫卓已明白,唇角勾出冷笑,柔缓的开口:“好,就这么定了,药呢?”

    南宫卓并不怕眼前的人对他动黑手,因为他知道南山子真正的目标是齐王,只有助他得了江山,这齐王他会奉送到他手上,任他处置。

    百里颢把毒药递到他的手上,自已站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半夜的时分,南宫卓的房间里传来了叫声:“来人啊,来人?王爷中毒了?”

    是侍候南宫卓的手下叫出来的,各处很快亮起了灯,晋王妃林梦窈等人,赶紧的奔到王爷的寝室中去,很多女人在房间内哭了起来,一时间乱糟糟的,好在林梦窈还算冷静,一边伤心一边命令暮清:“快请去请南山先生来给王爷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暮清领命请了百里颢进来,百里颢检查一遍,脸色很凝重,望向寝室内的很多女人:“没想到竟然有人给王爷下毒?是谁,是谁这么做了?”

    林梦窈听了百里颢的话,心急的叫了起来:“别管谁了,王爷还有救没有?”

    “救倒是有救,不过短时间内恐怕好不了。”

    林梦窈一听百里颢的话,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,边哭边叫:“这些可恶的人,绝对不能放过他们,竟然胆敢对王爷下毒,我立刻回林府去,让爷爷想办法对付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林梦窈说完,转身便走,百里颢眼瞳一暗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话,转身给南宫卓医治,见南宫卓竟然没有阻止林梦窈,不由得暗自思忖,难道说一直以来隐藏在晋王背后的人就是林梦窈的爷爷,那个朝廷上三公的重臣林太尉,传闻林太尉已近七十高龄,平常连早朝都不上,只除了一些国家大事,别的他一概不问,这还真是出人意外。

    百里颢一边给南宫卓扎针,一边示意身后的那些哭着的女人:“都下去吧,王爷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房间内,那些女人总算退了下去,床上南宫卓终于睁开了眼睛,他的毒并不深,所以神智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百里颢一边扎针,一边小心的开口:“王妃回去禀报他了,他一定会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南宫卓冷哼:“这老东西,以为他说收手便收手吗?当初他开口提议帮助本王,可是有条件的,让本王登基后封林姓子孙为世袭异姓王,现在竟然想收手,做梦。”

    南宫卓话音一落,百里颢不再说话,因为他已知道原来真是那个上三公之一的林太尉在后面帮助晋王,众人之所以猜不到这么一个人,是因为他不在朝堂上走动,而且他已近七十高龄了,谁会想到他竟然隐藏在晋王的身后整出这么一连串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百里颢给南宫卓整治了,便起身:“王爷休息吧,静等他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南宫卓闭上眼睛,他就不信了,他会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百里颢一回到自已的房间,便唤出了玉流辰:“查到了晋王背后的人是谁了?上三公之一的林太尉。”

    “林太尉。”

    玉流辰重复一遍,脸上罩着震憾,那林太尉可是一个年近七十岁的古稀老人,没想到竟然是晋王背后的出谋划策者,惹出安绛城这么大的动静来:“我立刻回去禀报主子。”

    玉流辰立刻回齐王府禀报。

    南宫烨和凤阑夜接到消息,连夜进宫禀报父皇,并派人去瑞王府,安王府请了两位王爷一起进宫去了。

    宵元宫里,上首坐着昊云帝,正睁着醒忪的眼,望着大殿下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烨儿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南宫烨陡的站起身,望向父皇,还有两个兄长,周身的凌寒,沉声开口:“儿臣已得到消息,隐藏在二皇兄背后的人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殿上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站了起来,就连昊云帝也不例外,周身的罩上了杀气,冷戾的开口:“说,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林太尉。”

    “林太尉,”南宫烨的话落,殿内所有人都重复了一遍,全都跌坐到椅子上去,昊云帝更是眼睛睁得很大,要说这林太尉,可是一直跟着他走南闯北的人,他的谋略他是知道的,不但胆气过人,而且胸有比丘,要说是他设计的这场局,完全有可能,可是他们的心却不愿意相信这件事,因为他是国之栋梁,现在已是古稀花甲之年,竟然做出这等谋逆之事。

    “他真是该死。”

    好久昊云帝才困难的开口,望向大殿内的几个儿子:“不管是谁,既然知道了,我们就就布一个局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皇。”

    大家回过神来,同时的应声,几个人应声,开始商议接下来的布局。

    此次的布局中,昊云帝决定借着那些人的手推瑞王上位,并乘机除掉暗下的那些妄动心思的人。

    一番计划下来,天已快亮了,昊云帝累了,吩咐儿子出宫去,一一布置。

    南宫烨潜进了皇家别院中,生擒了晋王南宫卓,把他关在皇家别院的密牢里,派专人把守着,而南宫烨易容成二皇子晋王,配合着林太尉的一切行动。

    安绛城内,瑞王大婚,娶了周府的小姐周枫为瑞王妃。

    一切按照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只是谁也不知道晋王已不是原来的晋王,而周枫也不是那个假的周枫,她自然没有在新婚夜给瑞王南宫睿下毒。

    宫中。

    皇上病了,华妃和梅妃守在宵元宫内,半夜的时候,梅妃见华妃太累了,便劝她:“妹妹,你去休息一会儿吧,皇上我来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华妃似乎真的累了,打着哈欠答应了梅妃,略欠了身子柔声开口:“有劳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走出了寝宫,寝宫内,元梵等守在床前,梅妃温和的挥手:“你们去外面守着吧,我来陪着皇上,有什么事会叫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几人应声退了出去,诺大的寝宫内,没有一个人,只有梅妃坐在床前守着昊云帝,她的面容先是很平静,如水般温婉,慢慢的浮起狠戾难看的光芒,唇角勾出冷笑,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摸皇上的脸,轻声的叫唤着:“皇上,皇上?”

    昊云帝困难的睁开眼望着梅妃,只见她笑得很阴沉,眼里闪着冷光,哪还是不久前那个吃斋念佛女人,只见她一只手飞快的掐上昊云帝的脖子:“你马上给我下诏,立卓儿为皇上,让他接位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像个疯子似的,手上力道很大,昊云帝只觉得呼吸都困难了,拼命的挣扎喘气,那梅妃一只手俐落的掏出一包药,然后倒进昊云帝的嘴里,方松开手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按我说的做,我会把解药交给你,否则你就等死,而且我卓儿一样会登基为帝的,你就别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昊云帝好不容易脱离了她的嵌制,用力的喘着气,眼神狠冽,挣扎着叫起来:“梅妃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胆子大,那又怎么样?明日我卓儿当了皇帝,我就是皇太后,”梅妃冷沉的开口,眼见着昊云帝脸色暗黑起来,毒可能要发作了,不由得催促道:“你倒底下不下诏?”

    “好,让元梵进来拟诏。”

    昊云帝沉声开口,梅妃得意的笑起来:“你别给我耍阴谋诡计,这宵元宫外面有很多我的人,若是你胆敢耍阴谋诡计,我就血洗了宵元宫。”

    梅妃警告完,便朝外面叫起来:“元梵进来。”

    元梵飞快的跑进来,一看皇上醒过来了,高兴的跪下:“皇上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昊云帝并没有多说话,沉声开口:“立刻拟指,立晋王南宫卓为天运皇朝的新皇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?这,”元梵愣住了,皇上一直以来不是想立瑞王为皇上吗?现在怎么立二皇子为皇上了,错愕了一会儿,那梅妃阴沉着面孔叫起来:“还不快去,没听到皇上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奴才这就去拟诏。”

    元梵飞快的跑出去,拟了诏进来,昊云帝的脸色已黑沉沉的了,神智已不太清爽,梅妃早动作俐索的翻出他衣袖里的玉玺,印上了印拿在手上:“看什么看还下下去。”

    梅妃一声下,那元梵看着皇上似乎被气晕了,忍不住哭了起来:“娘娘,皇上,皇上似乎不太好,快传御医吧。”

    “传吧,传吧,”等到元梵冲了出去,梅妃走到昊云帝的床前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,得意的笑了起来:“皇上啊皇上,最后还是我们卓儿当上了皇上,你真是计谋一场空啊,等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拿着手中的诏书,飞快的出了寝宫,等到她一走,寝宫内,两道人影扑到皇上的床榻前,正是凤阑夜和奴婢叮当二人,飞快的伸出手给皇上号脉,毒虽然还没入心脏,但是却浸到血液里了,再加上皇上的身子已快到大限了,所以就算解毒,只怕也撑不过几天了,想到皇上宁愿以身拭毒,也要保全五皇兄登位,凤阑夜有着深深的震憾,飞快的动手用刀划了自已的血液,喂服进皇上的嘴里,这时候殿外有脚步声响了起来,凤阑夜和叮当收拾好床边的一切,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今夜设的局,几个王爷并不知道,这是昊云帝秘密派人接她进宫布置的这件事,因为发现有人接近梅妃,必是想让梅妃动手,所以他们才会定下了这场局,这局若是让南宫烨和南宫睿知道定然不会同意,但是凤阑夜知道,皇上的即便不用这一招,他的大限也快到了,因为他的身体消耗到了一个顶点,他指所以还硬撑着,就是为了让五皇兄瑞王登位,现在总算一切将如愿进行……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