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男人就要脸皮厚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房间里,几个大男人都看出这两女人的感情极好,南宫烨招呼着旁边坐着斗公鸡似的两个男人先出去,让她们女人说些体已话,三人退了出去,连带小丫头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凤阑夜一看别人都退出去了,也就无所顾忌了,眼睛红红的望着雾翦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样的吗?留了封信一声不响的走了,一回来还受伤了,难道不知道我会心疼吗?”

    司马雾翦看着阑夜的伤心,心里立刻暖暖的,伸出手拉着她,紧握在手掌心里。

    “我一听说姚修反了,心里便担心死你了,现在大家都没事,我就放心了,在外面我一直想着你呢,哪里忘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忘了好歹捎封信回来,一点消息都没有,就连烨派人出去打听,也没有一点消息,你是去哪了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没出过京,唯一的一次便是谯城,所以对外面的世界很感兴趣,眼巴巴的望着雾翦,雾翦好笑的伸手捏着她的脸颊,然后眼里升起了疑云。

    “阑儿,你胖了啊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一听她的话,便吃吃的笑起来,斜睨着她不说话。

    其实不是她胖了,而是怀孕了,所以看上去有点胖的样子,其实根本就没胖,不过她不说,不知道雾翦能不能猜出来?阑夜正打量着,雾翦本就是冰雪聪明的,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最近?”

    她接下来的话没说出口,阑夜用力的点头:“是,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怀孕了?”雾翦惊讶的叫起来,然后满脸的高兴,阑夜错愕了一下,难道她先前不是猜出来的吗?要不然想说什么,望着她反应不过来的眨眼睛,十分的可爱:“那你刚才想说的是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想说你吃得太多了,所以长胖了。”

    雾翦一说完便笑了起来,凤阑夜嘟起了嘴巴:“不带这样玩人的,姐姐。”

    不过雾翦才不理会她呢,伸出手摸她的肚子:“我逗你呢,真好啊,我们阑儿竟然怀孕了,我这个姨当定了,到时候狠狠欺负这小家伙,不知道齐王会不会心疼?”

    凤阑夜想像着南宫烨到时候的样子,一定会和雾翦干架,两个人说着话儿,开心极了,好似有数不清的话要说,叽叽咕咕的,谈着谈着,便说到了南宫昀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雾翦,六皇兄很早便出去找你了,你现在还不原谅他吗?还有,还有刚才看到的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雾翦听了凤阑夜的话,一时不知道如何说南宫昀,她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见到他,看来他很憔悴,可是她和他还能回到从前吗?干脆不去想他,倒是介绍起金炫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人是我的朋友金炫,云腾山庄你知道吗?他是庄里的少庄主,这次我就是从他手上借的人,来打姚修的,他陪我一起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喜欢你吧?”

    凤阑夜知道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是什么样的眼光,以前她不懂,但现在可是一看便知道了,那个什么云腾山庄的少庄主,一看便喜欢雾翦的样子,最难能可贵的是他竟然不嫌雾翦脸上的伤,看上去很狰狞,没想到他一点都不嫌,这个男人的品质真的很好,如果没有南宫昀,她真的很替雾翦高兴,可是现在有一个南宫昀,而且那个男人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司马雾翦愣了一下,赶紧抬起一只手敲了一下凤阑夜的脑袋瓜儿:“乱说什么呢?人家只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?”

    凤阑夜揉着头,她才不相信什么朋友,会这么义务反顾,而且看雾翦的眼神分明是充满了的恋慕,看来雾翦的心中还是有南宫昀的,所以才会看不清那个什么云腾山庄的少庄主喜欢她,这样想着心里倒底松了一口气,好事多磨,只要两个人的情意还在就好。

    凤阑夜想着视线转移到雾翦的膀子上:“还疼吗?怎么还出血,这什么大夫啊,”

    说着伸出手准备解掉雾翦膀子上的纱布,给她重新包扎一下,一边嘴里还念叨着:“这次你就留在这里吧,等我来给你治疗一下脸上的伤,不准再随便走了。”

    雾翦听着凤阑夜像个老妈子似的念叨着,一边笑一边应声:“是,我的小管家婆,听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姐妹二人正说得开心,忽然叮当从门外冲进来,飞快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王妃,安王和那个认不识的男人打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,打起来了,”

    凤阑夜惊讶的叫起来,就这样雾翦还说人家不喜欢她,不喜欢会为她打架吗?正想着,床上的雾翦一阵风似的飙了出去,她是膀子受了伤,身上没事,所以眨眼便不见了人影,阑夜担心着她的伤,赶紧跟了出去:“姐姐,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而叮当看着王妃大力的奔出去,也是一脸受惊的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发现跟着这样的主子,早晚会累死,真是皇帝不急,急死她这个太监了,她就担心她肚子里的宝宝了。

    “小王妃,你慢点跑,慢点跑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冲了出去,奔出长廊,转过几间房,莲院前面的空地上,果然有两个人打了起来,两人都使剑,剑光浮影,身影飞来飘去的,可看出两个人的实力都不小,此时一边打一边互相叫嚣着。

    “滚,你凭什么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这是安王南宫昀恼羞成怒的声音,从先前到现在他就憋了一口气,这男人一直以雾翦护花使者的身份自居,要知道那可是他的王妃,他的女人,早就嫁了他的,凭什么这男人一副霸占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容不得别人宵想,所以这口气一定要出。

    那金炫一听南宫昀的话,讥讽的瞪着他:“你以为你让我走我就走吗?我会带着清晚离开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雾翦在江湖上行走,一直叫苏清晚,所以此时金炫依旧叫她苏清晚。

    他喜欢清晚从来没有瞒过她,虽然没说过,但不代表她不知道,她没让他走,这男人算什么东西,。

    金炫想着,一脸的铁青之色,手下的力道更猛,下手毫不留情,莲院的很多花草被剑气所伤,刷刷的剑芒划过的地方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院子的长廊下此刻站满了很多看热闹的人,不时的发出稀吁之声,这时候雾翦和阑夜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雾翦看着院子正中依然打得热切的两个人,不由得又气又恼,朝中间大叫了起来:“你们两个干什么呢?金炫住手,南宫昀,给我住手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一听到熟悉的声音,同时收住手中的剑,望了过来,只见雾翦手臂上的血溢得更多了,因为奔跑,脸色一片苍白,两个男人都很心疼,同时跃了过来,心急的叫起来:“雾翦(清晚)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话完,同时瞪眼,司马雾翦见很多人看着他们,心里那叫一个生气,沉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金炫,你还是小孩子吗?”

    她一说话,一侧的南宫昀眼底一闪而过的得意,看吧,这是她的女人,自然是维护着他的。

    金炫则气得半死,而雾翦教训完了金炫,又转身望向南宫昀,眼神冷沉凌厉,似毫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“南宫昀,立刻给我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就走,并唤了金炫:“金炫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下两个男人的立场立刻变换了过来,金炫是满脸的喜色,但是南宫昀却似被人打击了似的,噔噔的倒退两步站定,脸色难看异常,死死的望着雾翦和金炫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南宫烨和凤阑夜看着眼前的一切,相视一眼,想到南宫昀曾让雾翦受过的罪,凤阑夜忍不住挑眉,活该,这是报应,不过她同样的知道,雾翦的心里是有南宫昀的,她只是气不过,有些事还没有解决掉,一直结在心中,所以眼下还是先除掉安王府的那些女人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南宫昀,你要想让她回心转意,还是解决好王府里的那些女人,她才会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南宫昀一听凤阑夜的话,眼睛便亮了,盯着她问:“如果我解决了那些女人,她真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算卖他一个人情,她不想让雾翦难过不开心,所以自然会帮助他的。

    凤阑夜身侧的南宫烨同样的点首:“你去做你的事,我们会帮你的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南宫昀一言落,身形一转,收剑离开,动作非常的迅速。

    南宫烨伸手揽了凤阑夜和腰,两个人一起望着南宫昀离去,其实他们自然希望他们幸福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抬首便看到廊下站了很多看热闹的下人,凤阑夜立刻沉下脸来:“是不是都闲得发慌了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所有人都落荒而逃了,眨眼不见了,而这些跑掉的人中,最快的就是南宫烨的手下月瑾,他可不想再被罚劈柴了。

    南宫烨懒得理会他,掉首望着凤阑夜,柔润的开口:“你问了六皇嫂,那金炫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她只当他是朋友,我们过去看看他们,雾翦的伤还没有处理好呢?”

    “还是别过去了,给他们说开的机会吧,”南宫烨一伸手抱起了凤阑夜的身子往莲院外面走去,把这里留给雾翦和那个金炫,她一定会和金炫说开的。

    莲院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雾翦望着金炫,看他满脸疼惜的望着她,似乎很为她心疼,暗暗心惊,她行走江湖几个月,有一半的时间是在云腾山庄里度过的,没想到金炫竟然喜欢她,但因为她心里放着南宫昀,所以只当金炫是个好朋友。

    “金炫,此次的事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说什么谢啊。”

    金炫豪爽的开口,他虽然长得隽秀儒雅,但是身在江湖中,有一种江湖人的光明磊落,豪迈大方,气魄如云。

    “金炫,这一阵子以来你一直照顾我,我当你是好朋友一般,我希望我们永远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雾翦的眼眸里布着认真,同时也告诉金炫一件事,她只当他是好朋友,从前是,以后更是,永远是好朋友,再也没有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金炫听了她的话,心里很不好受,其实他先前看到那个男人已经多少猜出一些了,只是不想自已输得很惨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事还是由她口中说出来了,虽然很难受,不过江湖儿女不拒小节,即能为了儿女之情,输了气短,金炫笑望着雾翦:“永远都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永远都是。”

    雾翦几乎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文茛的影子,金炫不但是她的朋友,还有着她兄长的味道,所以她会永远的当他是朋友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会来骚扰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便站起了身,想起什么似的开口: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保重。”

    雾翦轻轻的开口,看着金炫大踏步的走出去,那背影分明有着落寞,还微微的耸动了一下,心不由得浅浅的心疼,这样的男人老天一定不会辜负他的,会有配得上他的女子的,金炫,我会为你祈祷。

    云腾山庄的少庄主金炫领着那带来的一千手下离开了齐王府,南宫烨和凤阑夜很高兴,随之便又想起,人家帮了这么大的忙,竟然还没谢过人家,便让人家走了,心底惋惜了一回,这人也是值得深交的。

    南宫烨抱着凤阑夜,站在廊下感概:“自古情字最伤人啊,最怕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。”

    王爷的话一响,顿时雷倒了一大片的人,不远处的月瑾千渤辰,还有叮当等人,就是凤阑夜也眯着眼睛看他,害得他以为脸上有脏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脸上很脏吗”

    凤阑夜摇头:“脸上不脏,只是你刚才的话,怪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,所有听到的人都点头了,确实够吓人的,偏这时,好巧不巧的银哥儿从客厅里听到了外面的话,还有模有样的学着。

    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。”

    喷,所有人都笑了,前一刻被王爷雷到了,后一刻被这只鸟给雷了。

    这都是些什么人和动物啊,一行人笑得开心,南宫烨适时的回首望过去,月瑾一看苗头不对,身形一闪便跑,比什么时候都快,害得玉流辰和千渤辰奇怪的看他。

    “他抽什么风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犯了颠疯病。”

    叮当和万星两个人听了这两男人的话,一人接了一句:“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娃。”

    说完四个人动作一致的迅速撤离,眨眼不见了人影,独留下南宫烨和凤阑夜两个人相视而笑,然后感叹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发现,跟着咱们的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精。”

    南宫烨说完,凤阑夜点头,然后脑海中立刻浮现起一幅画面,笑意盈盈的开口:“你说他们会不会很配。”

    跑远了几个人此时不由自主的同时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南宫烨一听凤阑夜的话便知道她想干什么,不过却没什么表示,这些事要问当事人的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进屋,”抱着凤阑夜走进去,凤阑夜不满的嘀咕:“倒底行不行吗?还有我要去看雾翦了。”

    “陪我说说话,待会儿,我要进宫。”

    这说话顺带吻吻小嘴摸摸小脸,最后才像偷了腥的猫一般离开了齐王府,出宫去了。

    宵元宫的大殿上,高处坐着昊云帝,旁边有华妃,下首跪着的有瑞王南宫睿,安王南宫昀,还有八皇子九皇子十皇子,另外文蔷公主也在,殿内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殿门外飞奔一人,太监飞快的伏地而拜:“皇上,齐王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昊云帝挥手,小太监飞奔而去,南宫烨高大欣长如竹的隽秀身姿从殿门外走进来,天边的最后一丝晕晖洒在他的身上,那白色的锦衣挽了衣袖,足下轻盈的走进殿内,缓缓施了一礼:“见过父皇,华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昊云帝扫视着殿内的所有人,最后脸色温润的挥起手:“都起来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父皇。”

    整齐而宏亮的声音响起,众王爷皇子起身,分两侧坐定,一起等候父皇的指示。

    昊云帝扫视向下首的人,心底有一些欣慰,自已总算保住了这些孩子,就算牺牲了老二老四,总还剩余这么一些人。

    “南宫烈现在被抓入狱,朕希望你们不要再步他的后尘,否则别怪朕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虽然心里欣慰,昊云帝却仍然冷冷的警告着,让这些家伙安份守已些,南宫烈被抓,接下来的事情便是晋王南宫卓的事情了,这件事解决后,便让睿儿登基,他也没有那个精力管这些事了。

    昊云帝的话音一落,下首的人都站了起来:“儿臣慌恐。”

    昊云帝摆手示意大家坐下来,望向南宫睿:“睿儿,立刻开始审理这件谋逆之案,不能再出一点的差池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皇。”

    瑞王领命,昊云帝吩咐完南宫睿,又望向南宫烨:“烨儿和清雅这次立了大功,而且朕听说清雅怀孕了,这可是我天运皇朝的喜事,说吧,要什么赏赐。”

    昊云帝话音落,一侧的华妃点头,满脸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这确实是喜事,皇上,让妾身来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昊云帝点头,望向南宫烨:“你们想要什么,和华妃说就行,到时候送到王府去。”

    因为提到苏清雅怀孕的事,殿上气氛活络一些,每个人的神色放松了下来,这时候昊云帝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来。

    “文蔷,朕决定为你指婚。”

    文蔷听到昊云帝点名,站了起来,脸色有些苍白,虽然她一直说不再想西门云,可是一想到嫁给别的人,脸色还是阴暗,不过天运皇朝连番遇到事情,文蔷不想再让父皇难过,所以没出声。

    倒是一侧的华妃看着女儿这种模样儿有些心疼,早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文蔷,是你所想的人向你父皇要求指婚了,开心点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西门云临去蛮南最后见了皇上一面,竟然是这一次他打胜仗回来,请皇上为他和公主赐婚。

    文蔷最终还是感动了西云门,他认为堂堂皇室的公主做到这种地步,真的不容易了,而且他慢慢的喜欢上了这个倔强的丫头,所以便提出他打了胜仗,回京后便让皇上为他们指婚。

    文蔷一时愣愣的,不太懂母妃的意思,是她所想的人要求父皇指婚的,那个人是西门云吗?母妃一直知道她喜欢的是西门云,文蔷飞快的抬首望向华妃,只见华妃笑着点头,表示是她所想的那样,文蔷又望向昊云帝。

    “父皇,是西门云吗?”

    昊云帝好气又好笑,堂堂的公主,竟然因为人家的一句话,激动成这样,不过看到她高兴,还是让他很开心。

    昊云帝除了文蔷和文蓓两个女儿,其实还另外有两个公主,只是那两个公主出嫁不久后便死了,所以现在只有文蔷一个女儿了,他自然是疼着她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,竟然是真的,这个混蛋,一点都不让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文蔷高兴的笑起来,随即想起西门云的神态,不由又骂了起来,直到大家都望着他,才回过神来,望着昊云帝和华妃。

    “谢谢父皇,谢谢母妃。”

    昊云帝点头,解决了文蔷的事,他就算放下心来了,这时候南宫昀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儿臣有事禀告父皇。”

    “昀儿说吧?”看到南宫昀,昊云帝心里的愧疚感还是很深的,所以声音很温和,南宫昀走到大殿正中跪下,沉声开口:“儿臣要撵了府里的那些女人。”

    南宫昀话音一落,殿内很多人吓了一跳,六皇兄要撵府里的那些女人,赶紧抬首望向上首的父皇,昊云帝的脸色倒也没有多难看,只是有些冷,缓缓的开口:“昀儿,眼下这种状况,你怎么撵,别人犹还可撵,那欧阳晴可是欧阳将军的女儿,若是这种时候撵了她,即不是落人口舌吗?”

    眼下安绛城内还很乱,虽然抓了楚王还有姚修,可是暗处的一股势力并没有除掉,这些人才是很厉害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