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087章,大英雄谈不上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玄君临看着她突然起身,急忙问,“可是想到了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萧凉儿目光坚定,同玄君临说了句,“我可以炼灵器吸收月亮的力量,这样应该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试试?”

    他们其实也在赌,因为这只是萧凉儿的一个想法罢了,至于能不能行,还要靠月圆之日那日看能否行。

    于是,萧凉儿去炼灵器了。

    这两日,她一直都在屋内炼制灵器,这种灵器有些复杂,所以倒是花了一些时日,但距离月圆之日还有三日。

    三日后他们就可以去裂缝之地。

    只是,日子可并没有想的那么安宁,楚子役这日怒气冲冲的便过来了,说是丢了一贵重玉佩。

    “那玉佩可是我娘亲的遗物,这府内大大小小的地方我都必须搜一搜才行!”花虽如此,但像是故意要来搜这里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凉儿没偷,也不心虚。

    她侧身,让楚子役带着一行人进去,而她也就在那眼睁睁看着他们在屋内搜着,“大少爷,你搜了几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管几处?”楚子役冷了她一眼,“你最好祈祷你没有偷我娘的玉佩,否则我可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样子,让萧凉儿不由得摸了摸鼻子,沉默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声音传来,“少爷,我们找到了,你娘亲的玉佩真的在这个女人的屋子内!真的是被她偷走的。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萧凉儿先是诧异,随后看着楚子役眸底的得意,瞬间命令这不过是一场栽赃嫁祸罢了,她还真是不让人喜欢呢。

    “好啊,楚子宣信誓旦旦的说你们没有问题,现在居然偷走了我的东西,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    楚子役咬着牙说了句。

    但,萧凉儿只是淡淡的说了句,“这东西可不是我偷的,我都不知道你把东西放在何处,也从未踏出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这两日,萧凉儿都忙着炼灵器呢。

    既然想玩玩,萧凉儿反正也无事,不如就陪陪楚子役,敢在她的头上动土,他想要得到那个位置是绝对不可能的!

    是楚子役把自己玩没的。

    萧凉儿淡淡的一笑,目光扫过了所有人,“但人人都知晓,我从未出过这院子半步,这里可是有丫鬟跟仆人作证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谁可以作证?”楚子役吆喝了声。

    没人吭声,他们觉得此刻作证楚子役会对他们动手,萧凉儿不过是客人,他们还要在这里长期待着呢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有个人支支吾吾的站了出来,她看了眼萧凉儿,随后说着,“那日晚上,我看着小姑娘出去了的,但我不知道她去往了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出去了?

    萧凉儿自己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丫鬟好像非常委屈的样子,战战兢兢的说着,“或许就是去了大少爷的屋内偷走了您的玉佩。”

    真离谱!

    萧凉儿笑了,觉得这件事过于荒谬,“你说我偷走了玉佩,我不说玉佩在什么地方,就连你家大少爷的院子在哪里都不知道,小丫鬟,年纪轻轻就撒谎,这样可不是什么好事啊,你最好说清楚点。”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萧凉儿根本就没出去。

    丫鬟被威胁,更是害怕了,她颤抖着身子说着,“萧姑娘我并没有撒谎,我真的看到您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萧凉儿准备反驳的时候,外面匆匆而来一行人,为首的便是楚子宣,他知晓楚子役找萧凉儿的麻烦后立即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救命恩人可不能出事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是作甚?”楚子宣站在萧凉儿的跟前,他不希望家里的这些事情折腾到救命恩人身上。

    楚子役拿出手上的玉佩,看着他说着,“你的救命恩人偷走了我的玉佩,三弟,你口口声声说他们是好人,却被他们给骗的团团转,你这样过于单纯,怎么能够继承着偌大的家产呢?”

    还不如给他。

    萧凉儿的一句话轻飘飘传来,“为人最善良的一点都做不到,如何自处,你这样处心积虑陷害别人,才不配成为楚家的继承人,你难道不清楚你父亲为什么不让你继承家业吗?因为你不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这些话,似乎说到了楚子役的心坎上了,他低呵了声怒视着萧凉儿,磨着牙说着,“这是我的家事,你有什么资格多管闲事?”

    “家事?”

    萧凉儿冷笑声,“是你硬要把我拉进来的,你陷害我,害不准我说上两句了是吗?你倒是厉害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一字一句,让楚子役语塞,他只能瞪着那老大的双眼不甘心的看着萧凉儿,半晌后都没想出话来反驳。

    好像的确是楚子役拉她进来的。

    其实,楚子役不过是想让知道楚子宣太过好骗,眼前的萧凉儿出事,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让楚子宣得不到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个玉佩,我说没拿就是没拿,若是你们非要冤枉我,那我也不介意做些手段让你们知道我也不是你们随意就可以惹的主。”萧凉儿冷扫过几人,说了句。

    楚子役似乎是不甘心,他恶狠狠瞪了眼萧凉儿,“这件事我跟你没完,你就是偷走了我的玉佩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萧凉儿看着楚子役离开,目光落在了楚子宣的身上,挑眉,“怎么?你觉得玉佩是我偷走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眼底的诧异很深,“我只是诧异你居然这般的厉害,能跟他顶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姑娘,你到底叫什么?之前只告诉我姓氏,我还不知晓你全名呢。”楚子宣看着萧凉儿问。

    萧凉儿的名讳,已经传遍了。

    她选择不说,大概是不想看到这些人喊着自己“大英雄”的样子,也不想因此惹来不少的事端。

    “为何非要知道我的名讳呢?”萧凉儿问。

    楚子宣摸着下颚,想了半晌说了句,“你好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连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